欢迎访问:武汉街可达财务代理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首页 内资注册 外资注册 海外注册 进出口 代理记账 服务热线:15827515588
    推荐业务

内资注册
     ·变更
     ·年检
     ·分公司

外资注册
     ·分公司
     ·代表处
     ·年检

海外注册
     ·香港
     ·美国
     ·英国

进出口
     ·外汇
     ·核销

代理记账
     ·会计实务
     ·行业会计
     ·出纳操作

专项审批

商标注册

验资评估

税务
     ·税收策划
     ·税收优惠
     ·税收务实

表格下载

 

    高铁盈利地图:东部赚翻 中西部巨亏

p62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肖翊I 摄_副本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肖翊摄

原标题:高铁盈利地图:东部赚翻,中西部巨亏

文章导读:尽管国内部分高铁实现盈利的速度只有东海道新干线可堪媲美,但仍然有许多高铁无法打破亏损的局面。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郑西、贵广、兰新、成贵、南广、兰渝等多条中西部高铁线路都在亏损,有的甚至距盈利遥遥无期。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劳佳迪|上海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0期)

即使在“铁路第一大国”美国,高铁也一直是敏感话题。奥巴马上任不久便在国情咨文中抛出划拨数百亿美元的诚意,却招来共和党和土地私人所有者们大投反对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修不起——直到2015年,全美第一条高铁才在加州破土。

同一时间,曾因为成本高企导致亏损争议的中国高铁已经进入了盈利周期。官方口径长期讳莫如深的运营成绩单近日露出端倪:去年京沪、沪宁、宁杭、广深港、沪杭、京津6条高铁账面利润为正,除了京津高铁外,其余线路都在运行5年之内实现扭亏,去年净利润65.8亿元的京沪高铁更被誉为全球最赚钱高铁。

事实上,世界上公认收支平衡或盈利的高铁线路仅有两条:1964年通车的日本东海道新干线与1981年通车的法国巴黎—里昂TGV东南线。法国高铁在1995年依然陷于巨亏,甚至拖欠工资造成长达3周的铁路工人罢工。

不过,尽管国内部分高铁实现盈利的速度只有东海道新干线可堪媲美,但仍然有许多高铁无法打破亏损的局面。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郑西、贵广、兰新、成贵、南广、兰渝等多条中西部高铁线路都在亏损,有的甚至距盈利遥遥无期。

p63 沪宁高铁、宁杭高铁2015 年净利润分别达到6.41 亿元、1.01 亿元。CFP

沪宁高铁、宁杭高铁2015年净利润分别达到6.41亿元、1.01亿元。CFP

“人口红利”成盈利关键

东部沿海地区的高铁线正在成为最大的利润“奶牛”。京沪高铁当初的预期是,5年建设周期,加上运营5年,逐渐达到盈亏平衡,之后再用14年还本付息。在经历连续两年以10亿为单位计的亏损后,2013年甚至有市场传言称,京沪高铁的第二、三大股东,平安资产管理公司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还曾提出过退股要求。

但就在2014年,京沪高铁的日均发送超过了29万人次,高铁客票收入约300亿元,已经逼近盈亏平衡点,去年这条汇集全国高铁八分之一旅客人数的路线更是取得重大突破,全年斩获了高达近66亿元的净利润,一举成为铁路总公司手里最值钱、最优质的资产。

长三角区域的高铁普遍盈利能力突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持有沪宁高铁17%股份的江苏交通控股公司财报上看到,连接上海和南京的沪宁高铁也是在2014年扭亏为盈,净利润1.42亿元,去年利润进一步扩大,达到了6.41亿元;宁杭高铁则在2014年亏损3.8亿元后,同样在去年迎来利润拐点,净利润1.01亿元;而据铁路总公司原副总经理胡亚东透露,建设长度较短的沪杭高铁目前也已经实现盈利。

这与上述高铁沿线的人口密度息息相关。比如京沪高铁纵贯北京、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以及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连接环渤海和长江三角洲这两大最发达、城市化进程最快的经济区,沿线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6.7%,过百万人口的城市占了11个。沪宁、沪杭、宁杭三条高铁则是贯穿了中国城市群最密集、生产力最发达的长三角核心区域。

另两条率先盈利的高铁线同样演绎着“人口红利”的逻辑。以去年盈利1.77亿元的广深港高铁为例,香港段尚未开通,但在已经连接珠三角两大灵魂城市的骨干线路上,深圳和沿途设站的东莞都是人口流动大市。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10年间广东省人口净流入人数约为2062万,排名全国第一,最有吸引力的城市便是广州和深圳。

2008年就开通的京津高铁是国内首条高铁客运专线,120公里长的铁路线也连接着北京和天津两个举足轻重的北方城市,辐射的经济圈人口数量过亿。虽然没有京沪高铁那样低负债率的优势,据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介绍,目前这条“明星线路”也是盈利状态。

中西部高铁运营普遍惨淡

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高铁相比,国家在中西部地区建设的高铁线却是冰火两重天。《中国经济周刊》注意到,早在2010年1月就投入运营的郑西高铁(郑州—西安)比京沪高铁更早面世,盈利能力始终堪忧。按照郑西高铁当时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在繁忙区段2010年每天开行59对高铁动车组、2018年每天125对、2028年每天177对。然而,如今郑西高铁每天仅开行30对左右高铁动车组,非但没有递增,连6年前的计划都大打折扣,上座率更是不足五成。在运营两年后,铁总曾披露过,由于这条高铁线亏损14亿元,拖累原本盈利4亿元的郑州铁路局亏损10亿元。

穿越了国内最长喀斯特地貌的贵广高铁盈利情况也不容乐观。据了解,贵广高铁总投资918.19亿元,其中50%为本金,50%为10年期贷款。贵广铁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建波曾公开坦言,即使以6.6%的基本利息计算,一年还给银行的利息就要30亿元。而贵广高铁开通后,车票收入一年才10亿元,还不算水电、人工服务、零件损耗、维护等费用,亏损运营属意料之中。

同样惨淡经营的恐怕还有耗资1435亿元的兰新高铁(兰州—乌鲁木齐),虽然全线设有39个站,但从兰州到乌鲁木齐人口密度不断递减,新疆段穿越的更是举世闻名的内陆四大戈壁风区,风速最大时为60米/秒,这令建设成本大增。目前兰州到乌鲁木齐每天仅开行5对动车组,只有兰州到西宁这条用时一个多小时的短途线路开行了较多对动车组,收回成本亦是遥遥无期。

多位对铁路网有研究的人士都认为,高铁盈利与否最关键的支点还是沿线城市人口密度、经济发达程度所带来的客流量提升。记者注意到,2014年世界银行曾有调查显示,2013年中国高铁乘客出行目的多是商务和休闲,在长吉城际(长春—吉林)高铁上,乘客平均月入4300元,普通列车仅为3200元;天津—济南段高铁的乘客月入6700元,高于普通列车的4500元,说明高铁乘客多是收入较高的人群。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版权所有:武汉街可达财务代理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东信路光谷创业街特1栋1单元8层07号  邮箱:329435596@qq.com
电话:15827515588 15827515588    沪ICP备10211188号-1